网站公告:

全国服务热线

4009-630-830

服务时间(08:30-17:30)

高频交易引发“闪电跌市”45分钟惊魂

2018年12月05日 所属栏目:投资资讯 来源:智操盘

  投资者对直觉往往嗤之以鼻,高频交易这种交易模式存在着许多的风险和漏洞,但是对于充满了野心和冒险精神的朋友来说,是非常合适的交易模式,但是我们也需要把控其中的风险,否则就会赔的血本无归,怎么控制高频交易的风险?认为买卖决定必须经过深思熟虑逻辑分析。但即使顶尖高手如索罗斯者,也承认倚赖动物本能的感应,每当背部忽然剧痛就知道投资组合出事。探讨直觉投资的神秘世界也许有点意思。

  美联储及欧央行先后议息,一度为市场带来“注水”憧憬。但正所谓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根据交通银行(行情 研报)香港分行首席经济及策略师罗家聪评估首两轮量宽效果所见,QE3或LTRO3作用不大之余,更可能增加滞胀风险。

  奥运羽毛球女双四支队伍因为“打消极球”惹来众人所指,但假使她们是公司,为了长线业绩甘愿放弃眼前利益之举实属可嘉。投资者要取得最后胜利,切记不要像看台上的观众那样持双重标准。

  8月2日,周四。蝙蝠侠系列电影《黑暗骑士崛起》(The Dark Knight Rises),许多读者想必看过。以虚构的高频交易(HFT)系统Vixal-4为主轴的惊悚小说The Fear Index(《恐惧指数》),读者即便未读过也应听过。

  “闪电跌市”

  本周环球投资者眼球对准欧美央行,其他事本应一概靠边站。然而,就在美联储议息结果公布前(会后声明连延长超低息承诺亦只字不提,遑论QE3),纽约证交所于周三早上9:30至10:15这45分钟里,上演了《黑暗骑士崛起》股市版,陷身其中的市场参与者,恐怕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世界中的股票市场,抑或Robert Harris笔下如真似幻的金融世界。

  老毕之所以提及这一戏一书,皆因出事机构名称中有个Knight字,叫Knight Capital,乃一家华尔街市场庄家(market-maker),而事件涉及复杂的程式买卖[algorithm(algo)trading]和高频交易,活脱脱就是The Fear Index故事中对冲基金Hoffmann Investment Technologies交易活动的现场演绎。

  就是因为Knight Capital 这个本身也在纽交所挂牌的市场庄家高频程式大出乱子,导致多家公司股价和交投状况跟平日大异,纽交所在美欧央行先后公布议息结果这个重要时刻,被迫介入以维持市场秩序,一口气取消六只股份已完成的所有买卖,无数交易因此作废。

  《黑暗骑士崛起》股市版场景在美国,香港投资者未必十分在意。然而,高频交易在港一直搞不起来,最关键的原因是,本地股票买卖仍须缴付厘印费。HFT靠速度吃饭,交易商在以毫秒计的比拼中斗快,于特定时间内完成最多交易,惟每宗买卖利润微不足道,在厘印费蚕食下,高频交易自然更加无利可图,投行和对冲基金因此并无足够诱因在港开拓高频交易。这应该是本地财经媒体没有太大兴趣跟进HFT的根本原因。可是,从过去一年以高频交易为核心题材的小说及非小说类著作,都能强势打进畅销书榜可见,HFT已逐渐由Wall Street杀入Main Street,不再小众。

  2010年5月纽交所发生“闪电跌市”(flash crash),道指于一瞬间暴泻千点,两年来独立调查不计其数,事件的罪魁祸首是高频买卖、“肥手指”、“弹弓手”还是其他原因,迄今各有说法,并无任何盖棺定论。成因既莫衷一是,防止“闪电跌市”重演自然无从说起。Knight Capital事件跟高频交易、程式买卖直接相关,且一度令美股市况陷入混乱,纽交所虽及时介入迅速处理,惟投资者一旦勾起对flash crash的回忆,环球股市再现恐慌的风险不容抹煞,《黑暗骑士崛起》股市版大有讨论价值。

  庄家的“企图”

  高频交易在香港虽并不流行,但只要有买卖进行便需要有流动性供应者(liquidity provider)。以在港交所挂牌的交易所买卖基金(ETFs)为例,按规定至少得有一个流动性供应者。然而,一些交投活跃的ETF如A50中国(2823.HK),流动性供应者往往远不止一个。这就好比赌场中的赌台,在冷场骤现、赌客疏落时,赌场“托儿”出手撑场制造气氛,吸引赌客进场搏杀。市场庄家美其名为股市提供流动性,确保买卖畅顺,市场效率正常,真正目的却是招徕更多投资/投机者入市炒卖。

  可是,从理论层面而论,市场庄家的角色是完善买卖流程,并非真正的交易商。

  周三出事的华尔街市场庄家Knight Capital,客户以高频交易商为主,公司本身的程式系统当然必须能应付速度以毫秒计的“快闪交易”。Knight Capital在那个早上的45分钟内究竟出了什么问题,仍待纽交所查证。

  然而,据时刻跟进和批评高频交易的财经网(Zero Hedge报道,Knight Capital在试图以限价盘(limit trades)为多只股份(据说涉及134家上市公司)提供流动性过程中,也许由于其程式系统(algo systems)发生了经营者本身亦难以充分了解的问题,不停以卖价(offer price)买入由其做庄的股份,并以买价(bid price)沽出同一家公司的股票。鉴于Knight的系统处理“快闪交易”能力极强, 那等于频密地低卖高买(sell low/buy high),如此翻来覆去,亏损哪能不以光一般的速度累积?

  “光速”烧钱

  纽交所下令取消交易的六只股份中,Exelon Corp.(EXC)乃之一。在涉及EXC的买卖中,Knight Capital每宗平均亏15美分。以该公司程式系统每秒处理40宗交易的速度,一分钟买卖2400次,易如反掌。纽交所下令取消交易的股份仅六只,意味由Knight Capital做庄而毋须作废的买卖涉及百多家上市公司的无数股份。在短短45分钟内,Knight“烧掉”了多少钞票,算起来惊人。

  自HFT 成为欧美交易主流以来,高频交易有很强的盈利能力这是一种存在争议的说法,许多人不敢轻易的尝试,但是投资者们要相信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付出了多少劳动和获得的利益一定是对等的。没有毫无风险的收益存在。“人脑vs电脑”一直是市场中人的热话。高频交易以人脑无法预测的途径扰乱市场(flash crash真正成因虽仍是一个谜,惟HFT嫌疑最大),受到监管机构高度关注。从Knight Capital事件可见,高频系统的经营者对程式如何运作亦不大了解。人脑vs电脑,恐怕已从2012年8月1日起翻开新的一章。

业务代理合作请咨询QQ(微信):211129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