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公告:

全国服务热线

4009-630-830

服务时间(08:30-17:30)

市场亢奋过度 谨防借钱炒股

2018年10月23日 所属栏目:股票资讯 来源:智操盘

  去年12月,无论是从股市投资学的角度来看,还是基于日常的生活来看,借钱炒股无疑都是一件非常危险且没有任何保障的事情,许多人都知道借钱炒股是投资大忌,但是还是有许多人禁不住虚幻的高额利益诱惑,想要空手套白狼,小编想告诉大家,这是非常不正确的想法。中国社科院金融 研究所 发布“2015年金融蓝皮书”,在对2015年 股票 市场进行展望时,给出的结论是“乐观”,并预测上证综指年内突破3000点、重上5000点都是可以期待的(详见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2014年12月4日报道)。

  如今,这一预测正在实现。2015年前四个月上证综指飙升逾千点,涨幅超过30%。

  然而,就在A股继续攀登之时,蓝皮书主笔之一、中国社科院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 尹中立 提出警示。他表示,当前A股市场已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,须采取措施化解风险。

  3月后A股市场亢奋过度

  尹中立认为,今年3月后,A股市场的表现有些过于亢奋。

  首先,投资者新 开户 数量频创历史新高。衡量股市投资者情绪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新开户数量。2007年牛市单日新开户数量超过20万户的盛况持续7周。而今年3月以来同样盛况已持续6周。中国结算 数据 显示,4月20日至24日一周,新增A股开户数达到了413.03万户,虽然与放开“一人一户”开户限制有一定关系,但此前一周也达到历史峰值,与2007年相比也呈现翻倍增长。所有 券商 营业部都出现了排队开户现象。

  其次,股价上涨加速,成交量不断刷新历史纪录。从2015年3月9日至4月30日的38个交易日里,上证综指涨幅达37.04%,远超2007年股市上涨最快时期。成交量上,2015年3月,两市日均成交额基本上均超过万亿,比2007年股市最热时放大了四到五倍。此外,若按3月A股平均日成交额计算,全年有望达250万亿元,相当于A股年换手率达500%,成熟市场的年换手率大约在100%左右,换手率过高意味着市场投机气氛浓重。

  再次,股票估值已到高位。目前沪市股票平均市盈率是23倍左右,与全球主要市场估值水平接近,但若剔除银行股,则这一数字将超过40倍。而深市 中小板 、 创业板 现今的平均市盈率更高,分别达到60倍和90倍。

  “A股市场几轮牛市的股票估值极限都是60倍市盈率,现在主板市场已接近这一水平,深市创业板的估值更是超过了2001年 美国 科技股泡沫破灭前的水平。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,脱离基本面的股市上涨是危险的”,他说。

  借钱 炒股 不得不防

  “借钱炒股、放杠杆已成市场隐患”,尹中立说,牛市中的赚快钱效应使得有些投资者借钱投资股市,通过增加资金杠杆放大盈利,但资金杠杆是一把双刃剑,可以放大盈利,也可以放大亏损。

  目前借钱炒股的常用方式有三种,分别是抵押借款、 融资融券 和配资。而无论是哪一种方式,都存在强制平仓。更重要的是,如果股价累计涨幅过高,融资数量过大,一旦股价下跌,则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,引发市场系统性风险。

  股票市场曾发生过由于高杠杆投资引发系统性风险的情况。1999年5月至2001年6月,股市在一系列政策刺激下走出一轮上升 行情 ,期间大多数证券公司都采取挪用客户 保证金 等方式增加杠杆,但当股价出现趋势性下跌后,证券业便陷入了严重危机。彼时,冲击还主要体现在机构投资者范围内,但当前股市里运用资金杠杆的不少是散户和 私募 ,且存在过度运用的情况,因此风险更大。

  从融资融券数据看,2014年初,两市融资余额是3000亿元,至2014年底,增加至1万亿元,但到今年前4个月,融资余额就突破了1.8万亿元。此外,证券公司股权质押业务规模也已达到7000亿元。

  尹中立称,目前来看,融资炒股规模已达到3万亿元至4万亿元,超过了A股市场实际流通市值的15%,而欧美主要股市的这一数字为3%。

  因此,他建议说,监管层应采取措施严禁银行资金进入股市。虽然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出台规定,禁止证券公司与伞形 信托 合作,但该规定还应进一步落实。同时,加强券商对客户融资融券的风险控制。

  近期来看, 中信证券(行情 研报) ( 600030 , 股吧 )、 华泰证券(行情 研报) ( 601688 , 股吧 )、 招商证券(行情 研报) ( 600999 , 股吧 )等许多券商都已采取了行动,如纷纷将“高危”股票调出融资标的,上调两融保证金比例,调整两融可抵充证券的折算率等。

  股市繁荣难解实体融资难

  早在去年12月,尹中立表示,2015年的股市行情会是政策和资金双轮驱动的上涨。

  当前,市场中也流行这样的观点:“股市将替代 房地产 市场成为国家战略”、“经济面临较大压力尤其需要股市提供有力支持”等,成为了很多投资者投身股市的重要支撑,更有市场人士称,只要经济下行压力还在,股市就有上涨动力。

  不过,尹中立认为,从目前市场运行实际情况看,通过股市繁荣来化解企业高负债率风险存在较大隐患,处理不当还可能带来严重后果。

  他表示,发行股票的方式只能使少数企业解决高负债率问题。当前每个月大约30家公司IPO,一年最多约400家公司,IPO融资总量约5000亿元,再融资规模约5000-10000亿元,即一年股市融资规模约为1万-1.5万亿元。而2015年新增社会融资总量估计可达18万亿元,股票市场解决的融资数量只占社会融资总量的10%左右。

  但是,目前股市过度亢奋已形成虹吸效应,反而把各种资金吸引到股市,导致市场利率上升。从2014年第四季度开始, 央行 已经连续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和利率,但企业从银行贷款的利率不仅没有下降,而且提高了;今年4月,尽管央行把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1个点,但大多数银行仍然资金紧张。

  “股市活跃虽然可以增加 新股 发行,但市场利率飚升会让所有企业的经营及融资受到影响,使金融进一步脱实向虚,这就与发展股市的初衷相悖”,尹中立说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许多机构投资者也认为股市短期内已有风险,长牛、慢牛才该是市场的良性状态。尹中立认为,目前监管部门应该出手采取措施降低市场风险了。

  他认为,除了加强舆论正确引导,还应加快推出股票发行注册制,增加新股供给,同时改变当前的新股发行节奏,新股发行不要过于集中,集中打新不仅对二级市场产生不利影响,对银行的资金稳定也产生冲击。

  还应进一步开放资本市场,如今,时代在不断地变化,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单单靠自己的死工资是不能过上富裕的生活的,但是没有本金怎么才能炒股赚钱,许多人都回去借钱炒股,借钱炒股的风险是非常大的,我们必须清楚这一点。如增加沪港通额度,尽快实施深港通等。此举不仅可以通过增加投资渠道来给市场降温,而且可以有利于人民国际化战略。

业务代理合作请咨询QQ(微信):21112975